广东哪些医院植发好

2017-12-14 08:21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种植的头发效果如何,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医院,广州哪家医院头发移植,种头发大概要多少钱,哪里有可以植眉毛得医院,脱发治疗哪个医院好,广州眉毛移植哪家好,广州那家医院治疗脱发比较好,广州种眉毛需要多少钱,治疗脱发有哪些医院

  原标题:一年狂卖7.5亿元的欺骗老人?听听国家食药监总局怎么说

  连日来围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激烈争论,目前有了最新进展。就在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给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函,要求后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这意味着,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5日针对医务界、法律界以及媒体和公众的如潮质疑所进行的回应,不能“到此为止”了。该局在这则回应中称:未发现莎普爱思滴眼液抽检不合格和有关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违法广告,也没有收到国家总局和外省移送至浙江省的相关违法广告通告。

  据媒体报道,莎普爱思滴眼液以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对老年人群体开展洗脑攻势,以包治百病式的广告用语进行误导式宣传,最终实现一年狂卖7.5亿元的骄人业绩。但事实上,它不但对白内障等眼科疾病没有确切疗效,还使无数老年患者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更加严重的疾病或者并发症。

  那么,诸如“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明亮眼睛,幸福晚年”这种具有强烈误导性质的广告,是如何取得相关部门批准的呢?法律界人士指出,企业采用的是“擦边球”策略。其广告用语并不直接违反相关法律规范里的明示性规定,不属于具体法律条款中列举式的禁用语之列。比如,广告中并不包含“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或者保证”,没有“利用国家机关、医药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或者专家、学者、医师、患者的名义和形象作证明”。他们的广告技巧,是暗示适用人群、笼统描述症状、设计模棱两可的广告语,使监管部门很难直接定性是否存在夸大宣传、虚假宣传或是欺诈,很容易蒙混过关。

  监管部门在审核企业广告的时候,守住法律明示性、列举式的规定当然十分重要,但止步于此还远远不够。在明示性、列举式的规定之外还存在巨大的灰色地带,很容易给企业的“擦边球”留下可乘之机。以莎普爱思滴眼液为例,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可能无法判断其功能和效果,但在医务界,“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种药物可以有效预防或治疗白内障,目前治疗白内障的唯一有效手段就是手术”是一项世界性共识。而且,莎普爱思滴眼液在业界声名狼藉,被称为“最被眼科医生痛恨的神药”。这些来自专业界的结论和意见,为何不能被吸纳进广告审核之中呢?

  再推开来说,监管部门要面对各行各业的企业以及海量商品和服务的广告,不可能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技能去衡量其真实有效性。那么,监管部门是否应该建立一种机制,以确保能够有效吸纳权威专业意见参与到广告审核过程之中?
当然,光有审核还远远不够,因为再严密的制度设计都难免百密一疏。而且,哪怕是一则完全合法的广告,当其面向社会发布和传播之后会产生何种影响,导致何种后果,也不是监管部门能准确预判的。监管部门应该建立起相应的工作机制,对广告发布之后的影响和后果实施动态跟踪监管,发现问题充分评估、及时纠正。

  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发布之后,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导致了什么样的后果呢?在老年白内障患者群体中,相当高比例的人都受到误导,长期使用莎普爱思。但是,没有一例患者通过莎普爱思治好白内障,反而是很多患者耽误治疗,不但白白受苦,还导致出现青光眼、葡萄膜炎等并发症,对视力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面对这种眼科医生人人皆知,广大患者和家属也反映强烈的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有关部门居然多年来都“八风不动”。这种重审批、轻监管的工作模式,审批完了事情就完了的工作理念,其弊病可谓暴露无遗了。

  类似的夸大虚假宣传,就在这几天就发生了好几起。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在《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宣称,“喝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中国之行期间,众多微商不惜花费几十万元换来跟奥巴马的一次握手和合影,然后拿奥巴马做噱头,大肆发布虚假夸大的广告宣传。类似这样的行为如果不被遏制,无疑会恶化、毒化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须知,一种有序的市场环境,一种健康的营商环境,都离不开健全完善的法律体系,也离不开监管部门的严格执法和有效监管。莎普爱思这一案例所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值得有关部门好好思考。

责任编辑:时鑫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种眉毛效果怎么样啊

山西内陆梅州头发种植哪里好

视频/ 苏州治疗脱发的医院
新晋界越秀区毛发种植机构